替天伐仙_第六章 沦落襄阳城,问道太行上(中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六章 沦落襄阳城,问道太行上(中下) (第1/3页)

  妇人瞥见剑光,想是认出了来人谁,只见她满面娇嗔道:“我还当是谁呢?如此良辰美景,遇上你这冤家,真是大煞风景。咱俩几十年没见,道兄还是那般冲动,一见面就非要打打杀杀,有失气度。”随说,妇人摘下头上金钗,扬手抛了出去,金钗方一脱手,便化作金光。

  莫愁躲在树上,抬头看见几点金星与一道白光当空绞在一起,你来我往斗得异常激烈,心里好是羡慕。

  ‘叮!……叮叮!叮叮叮!’

  飞剑与金钗打杀一阵儿,白光猛地一戳,甩开金钗的纠缠,原路折回,被从半空落下的中年道人接在手里。

  妇人见了道人,提起袖子虚掩小嘴,一面朝道人挤眉弄眼,一面娇笑道:“元真子道兄贵人事忙,不在太行山修行,怎跑到山下来了?莫不是山上孤寂冷清,大老远跑来襄阳,特地找我寻欢作乐的?今夜月色朦胧,这林子也算幽静,道兄还真有品味之人。”她说话时,腰肢乱颤,笑脸如花,似乎来得道人不是对头,而是姘头。

  道人平举长剑,剑尖直指妇人,又听妇人满口污言蔑语,怒由心生,当下怒发冲冠,丹田提了一口真气上来,虎啸一声:“妖妇住口!”

  随他一声大吼,平地生风,刮得林中草木倾斜。妇人离得最近,却一动未动,只是脸色已经变作平常,再无先前那般搔首弄姿。道人见她安分,又喝道:“妖妇!你可叫贫道好找啊,今日正巧遇上。三十年前那件惨案,连同你那种种罪孽,咱们一并算算吧!”

  话音刚落,道人一手持剑,一手掐诀,脚踩八卦步位。少顷,但见他一指手中长剑,‘铮’的一声,宝剑飞将而出,化作奔雷走电,摧枯拉朽地朝那妇人射去。

  妇人也不惧他,抬手往头顶一抓,又金钗扬手抛出,立即化作金色霞光,迎了上去。莫愁偷瞧那二人斗法,夜空中恰似繁星点点与皓月争辉,煞是好看,却不知其中暗藏着无限杀机,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

  妇人与道人斗法,不一会儿就觉倍感吃力,她终是经验老道,一见元真子的飞剑厉害,心道此人不能轻易打发,于是又拿了一把金钗抛出。当下她也不求有功,先求无过,然后再从长计议脱身之计。

  这时林子里到处金光白芒,躲在树上的莫愁正看得过瘾,心驰神往,忽听树下一片沙沙声,忙低头去看。原来是李毅不知何时已经爬到树下,此时正匍匐着,往林子外面潜行。

  他眼珠子一转,心想:“你这狗东西,强抢良民,偷了别人家的孩子供给妖人修炼魔功,忒也可恶了。今日被我撞上,万万不能让你就这样逃了!”于是往怀里一摸,把短剑取了出来,可又怕铜剑锋利,一不小心把他杀了,惹出人命官司,于是又把短剑换做铜牌,见准时机,突然跳下树枝。

  这时李毅忽听耳后生风,忙转头一瞧,见一硬物呼啸而来,不等呼救,两眼一抹黑,昏了过去。莫愁见李毅被他制服,心里正自得意,却没想到他铜牌一离身,行迹立刻暴露在斗法那二人的眼中。

  他两正打的火热,倏地又发现有人现身,均是以为对方来了帮手,忙朝林子里齐声喝道:“是谁!?”

  此话一出,这才知那人都不认识,定眼一瞧,却是个半大的男孩,站在林子里,一脸茫然,手里还拿着一块铜牌。正邪二人又是一声齐呼:“麒麟令!”说罢,竟同时化作遁光,往他那里飞去。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