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汽之国的猎妖师_第8章 也许是个支线,但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8章 也许是个支线,但是 (第1/3页)

  一名黑发少女飞快地跑过一排又一排瘫倒的乘客,她头上压着一顶软帽,身着米色的长裙,本是无论在哪见了都是寻常的打扮,而那长裙为了活动方便而撕开之后,露出的剑士的绑腿便显得不是那么寻常了。

  少女红玉般的双眸中似是倒映着火光。

  捂着红肿的右手腕,岳闻心细眉紧皱,直到此时她才有些反省自己的莽撞。

  早知道就带两支铳了!

  自从岳闻心加入永昼城治安署的第一天起,就不乏人私下议论她的姓氏,当然也只敢在私下议论。

  岳姓乃是龙脉九姓之一,在大云可谓是贵不可言。

  像这样高贵身份的人就算是想要从事司法,轻易便可进入三法司平步青云,而不是来下级衙门来当一个贱差,这很难不让人议论纷纷。

  或许是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女,而那位大人物又因为家里正妻没办法分给此女太多宠爱,或是干脆就只是个不被重视的野种。

  但是无论如何,目前没有人敢当面得罪她,即使是长官也只敢让她负责清闲的案子,这和岳闻心一开始加入治安署的目的相去甚远。

  追捕凶犯,激烈交火,破获罪行,守护一方安定。

  可是如今,不就和家里的糟老头子说的一模一样了吗!

  少女的内心充满了不甘。

  不过没过多久,岳闻心便得到了机会,一个他们一直在调查的疑似在下城区销售神仙药的黑帮头目的二把手匆忙踏上了离开永昼城的蒸汽列车。

  事急从权,岳闻心在留下通知治安署同僚的信息后便追了上去,那家伙在江南的一个小镇下了车。

  那是初出茅庐的新人捕役第一次痛失立功机会。

  因为刚下车她就跟丢了。

  不过少女还是没有放弃,岳闻心直接驻守车站,反复查看票务处的记录,得益于云之国日渐完善的身份信息登记和她的毅力,以及一点点二把手没有改用其他交通工具返程的运气。

  岳闻心在这一班次的乘客上看见了张河的名字,也就是那個二把手会乘坐这一班次回到永昼城。

  她已经给堂里拍了电报,只要抵达永昼城,赶来的同僚就能实施抓捕。

  张河一定是替头目去和谁接头了,不知道是中间人还是制造商,但是抓住他审问就可以了。

  神仙药是一种成瘾性极强的致幻剂,这些时日在下城区大量流出,那种药,一经沾染,轻则家财散尽,重则不成人样。

  这些天已经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摧毁了多少家庭了。

  一定要把这些畜生绳之以大云律!

  长途的硬座同样使岳闻心疲惫不堪,但是不久前的跟丢使得她不敢大意,原本准备抬起头来,在确定一下坐在不远处的张河状态时,却发现座位上空无一人。

  “在找我吗?可爱的小姐。”

  近在咫尺的声音里带着的寒意,瞬间驱散了岳闻心身上所有的睡意。

  少女浑身紧绷,右手飞快地伸入怀中,拔出了治安署配备的制式手铳。

  在岳闻心的手指触及扳机之前,张河便已经出掌打在少女的手腕上,击落手铳的同时,还将之远远地打飞出去。

  岳闻心的手腕一痛,便已经抓不住手铳了,她的痛呼还没出口便被自己压低了,就好像是被蒙在麻袋里的猫被踢了一脚一样。

  铁灰色的手铳旋转着飞出,铳身结构遭到了重击,不仅击锤变得松松垮垮的,就连弹巢也几乎完全凸出来了,铳身严重变形。

  火器落到了车厢的尽头,岳闻心甚至不敢用眼睛的余光去看铳掉落的地方。

  她根本无法把眼神从眼前的男人身上移开,简直就像是直面噬人野兽一般,视线稍一挪开,就会被咬断脖颈。

  那是一个长相极为普通的男人,任谁见了都只会觉得仅是乡下淳朴的青年而已,没有谁会把他和身上背着多宗命案的杀手联系起来。

  男人脸上露出了和长相相符的淳朴笑容,如同纯真和腼腆的混合。

  岳闻心只觉遍体生寒

  “不必担心那把铳,我已经把它打坏了,不会误击发的,也不会被其他人捡走。”

  岳闻心身前面容普通的男人揉搓着手腕,轻声解说着。

  “也不必担心自己,我会放你走。”

  什么?

  岳闻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眼前的男人身上散发的杀意明明都有如实质一般了,却在说要放她走。

  “我的外号是眠虎,是因为传闻中被我捕猎的目标会如同睡着一般安静,我很喜欢这个愚蠢的传闻,所以有时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